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发一分彩 > 社会 >

男子被羁押6年零7个月 取保候审17年仍是杀人犯

2015-11-25 18:52 消息来源:网易大发一分彩.社会

男子被羁押6年零7个月 取保候审17年仍是杀人犯
三门峡市检察院起诉书

男子被羁押6年零7个月 取保候审17年仍是杀人犯
三门峡市中院判决书

央广网郑州11月25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大发一分彩晚高峰》报道,河南省偃师市府店镇人高炎龙,正在四处上访等待案件平反。23年前,他因涉嫌抢劫杀人被诉;19年前,他被判死缓;17年前,高炎龙被取保候审,案件至今悬而未结。

高炎龙被取保候审时,已经在灵宝县公安局羁押了六年零七个月,他声称自己并没有作案时间,蒙冤至今。此间河南省高院曾将案件发回三门峡市中院重审,但三门峡市中院、三门峡市检察院、灵宝县公安局等公检法部门均未将案件定性,当年那桩抢劫杀人案的真凶是谁仍留悬念。

“吾今囹圄身受屈,蹉跎岁月至何时”45岁的高炎龙,给记者发来了当年在灵宝公安局被羁押时写下的诗句,初中未毕业的他字迹工整,日记却密密麻麻写了几本。高炎龙的另一个身份,则是23年前一起抢劫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

1992年1月11日,家住三门峡市灵宝县城关镇的王桂兰被杀。高炎龙当时在做编织袋生意,他说经人介绍,约定以4500元的价格将7500条编织袋卖给被害人的儿子董群灵。高炎龙说,此前并不认识后来被杀的董群灵母亲。

董群灵和高炎龙在最终成交的编织袋数量上有了分歧,董群灵告诉高炎龙,货少了400条,因此先付给高炎龙4000元,剩余的500元等清点完编织袋数量后再付。1992年1月11日一早,高炎龙去找董群灵要账,双方最终约定先按7300条付货款,董群灵付给高炎龙260元钱。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董群灵对相关细节予以确认,董群灵坚信是高炎龙离开自己家后,又返回索要剩下200多元钱时,与其母亲王桂兰吵起来之后,行凶杀人。

高炎龙告诉记者,他拿完钱离开董家后,步行回到董父在县城的门市部取行李,搭乘公共汽车去灵宝火车站,买了12点10分灵宝开往西安的火车票。

高炎龙说,在他家结完账之后,去他那个门市部上,当时门市部也有人能证明我从门市部离开的时间,然后就到灵宝火车站,买了12点10分的车就走了,车票能证明。案件的发生时间咱们不清楚,只知道上马写的是12时许,12时许我已经在火车站准备走了。

如果案发时间是十二时许,高炎龙应该在灵宝火车站,而没有作案时间。但是在三门峡市中院1996年11月27日关于该案的判决书上,作案时间变成了“当日十一时三十分许”,比检察院的起诉书提前了半个小时,这样以来,高炎龙具备了作案时间。三门峡市中院以高炎龙犯抢劫罪,判处其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实行劳动改造,以观后效。

高炎龙上诉。1998年1月21日,河南省高院作出裁定,以“原判认定高炎龙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不清”为由,撤销原判,发回三门峡市中院重审。

1998年8月15号,在灵宝看守所结束了6年零七个月的羁押后,高炎龙被灵宝公安局办理取保候审,至今仍扣着嫌犯的帽子。

高炎龙表示,从看守所被释放了以后,释放证上写的是取保候审,释放了以后一直没有给口头答复,也没有做书面材料答复。

案件中被害人的儿子董群灵最终不愿接受记者的采访,他的妻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案件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不愿再提这件伤心事。

1998年,案件被河南省高院发回三门峡中院重审。按照1996年修正的《刑事诉讼法》,案件的退回补充侦查期限为1个月,取保候审最长不超过12个月。但直至今日,此案补充侦查及取保候审时间已17年多,仍无新的进展。谁该为悬而未结的案件担责?

北京的刘晓原律师接到了高炎龙寄来的反映材料,决定为他提供法律援助。

他认为,在高炎龙的案件上,三门峡市公检法三部门均存在问题。首先,案件被河南省高院发回重审后,三门峡市中院至今没有重审,也没有将案件终结。

刘晓原说,三门峡市中级法院,把案件给检察院补充侦查,补充侦查了一个月,如果检察院不在提请人民法院再恢复审理的话,法院就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就要视同检察院撤回起诉了,这个案件就结案了,但是他没有做出来。

案子在法院那没有结,在三门峡检察院那也没有定性。

刘晓原表示,检察院因为经过补充侦查了,也找不到证据了,就要做一个不起诉决定,但它也没有做出来。

案件又被推到了灵宝公安局。按照当时和现在的刑诉法规定,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期限是一个月,灵宝市公安局本来也可以撤销案件,但案件却“不了了之”。灵宝市公安局给高炎龙办理了取保候审,本应一年就解除,但至今未有明确说法。

刘晓原称,案件最终推给灵宝市公安局,他也找不到证据了,灵宝市公安局也可以作出撤销,但它也不撤销。就是公检法三家,都不按照法律来,没有一家愿意对这个案件做一个结案。总要定性嘛,如果最终如果有证据你在起诉你再开庭审理作出判决,你不能不了了之,拖了十七年。

今天记者联系三门峡市外宣办,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案件由灵宝市宣传部和三门峡中院政治处负责回应,但这位负责人提供的上述两部门电话无人接听。记者多次拨打灵宝市公安局副局长邵中革的电话并发信息,至今未有回应。三门峡市政法委负责宣传的张秘书长的电话也无人接听。灵宝市公安局宣传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太清楚这个事情,不知道领导对这个事是怎么看的,所以没法说这个事情。

高炎龙说,他已经多次给三门峡市检察院、市中院、市政法委,河南省高检、省政法委等部门写上访信,但始终没有结果。

(原标题:河南男子被羁押六年七个月 取保候审17年仍是杀人嫌犯)